企业文化

共享单车集体涨价用户规模下降 公共自行车回暖?

字号+ 作者:SEO 来源:网站优化 2019-10-21 10:27 我要评论( )

隐形的“桩”或成融合趋势 共享单车“降温” 公共自行车“回暖”? 资料图:共享单车。刘占昆 摄 9月24日下午5点,北京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迎来了晚高峰时段,来往行人、车辆络绎不绝。非机动车道上不断驶过青色、黄色、橙色的共享单车,还有红白相间的公

姚歆说:“现阶段还未看到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实质性的融合”,融合还是需要技术创新。企业通过电子围栏技术约束用户行为,在用户普遍规范停放的基础上,再考虑两者的融合,比如城市公共自行车运维人员,可以尝试承担某个城市内多家企业的调度工作,再由各家企业平摊费用。

9月24日下午5点,北京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迎来了晚高峰时段,来往行人、车辆络绎不绝。非机动车道上不断驶过青色、黄色、橙色的共享单车,还有红白相间的公共自行车。

2016年共享单车刚进市场时,郭风林表示,“共享单车是以实践政府提倡的‘绿色出行’的科技产品形象进入市场的,当时还没有该行业的准入门槛和相应运营管理标准,也没有相关的规章制度,导致当时共享单车的数量激增。”

公共自行车是政府补贴的公益性民生项目,郭风林坦言,目前北京市公共自行车没有清晰的定位,这也制约了其发展。“能不能把公共自行车纳入北京城市公共交通系统?定位准确了,公共自行车才能真正发挥出它应有的活力。”

为此,滴滴出行、摩拜单车回应,预计在今年年底之前,滴滴将把北京25万辆小蓝单车置换为12.5万辆青桔单车,摩拜也将缩减共享单车至目前50%的投放量,在减量的同时启动首批“美团黄”单车置换工作。

共享单车日周转率低于公共自行车

隐形的“桩”或成融合趋势

“老百姓都追求经济实惠”,郭风林说,“1小时内免费,对中老年的人吸引力特别大”。2016年底公共自行车App上线,可以通过芝麻信用免押金,简化了开通流程,吸引了年轻用户注册使用。

引导共享单车安上隐形的“桩”

“骑公共自行车好多年了,1小时内免费,基本没怎么花过钱。”对于家住农展馆南里、在朝阳医院工作的李女士来说,“工作单位和家门口都有公共自行车租赁点,上下班不到2公里的距离,骑车很方便”。

“曾一度受到共享单车冲击的公共自行车,2018年开始回暖。”北京市公共自行车运营单位负责人张建波说,“以北京东城区为例,2019年公共自行车租还量比去年同期预期增长13.65%。”

对此,一位共享单车业内人士分析,“可能是ofo单车拉低了整个行业的日周转率。”从《公示》中披露的数据来看,今年上半年,日周转率最高的小蓝单车能达到2.8次/辆,摩拜单车、哈啰单车也都保持在1.5次/辆以上,ofo单车的日周转率为0.7次/辆,最低的是便利蜂单车仅为0.3次/辆。

北京市公共自行车运营单位提供的数据显示,8月份北京东城区、丰台区、房山区等10个投放区,公共自行车日周转率为1.6次/辆,最高的延庆区,日周转率达5.9次/辆。

他表示,“共享”符合经济学发展规律,有发展基础和空间,共享单车用于解决市民短途出行的刚性需求没有变,并将长期存在。共享单车的“退烧”并不意味着创新的失败,而是体现了一项创新由萌生普及转向成形成熟。同时也应看到,目前我国共享经济尚未成熟。

据媒体报道,最高峰时,共享单车的投资规模达到了600亿元。“财大气粗”的共享单车一路攻城拔寨、势如破竹,被停车桩“束缚”住的公共自行车好像没有招架之力。从北京市公共自行车运营单位统计的“北京东城区2012年到2019年租还量”对比图可以看出,2012到2015年公共自行车租还量一路攀升,2015年达到峰值,租还量破千万。2016年开始下滑,2016年到2017年呈断崖式下跌,2018年跌至300万左右,之后开始回升。

早于大家熟知的共享单车,北京市政府在2012年6月启动了北京市城区公共自行车项目,东城区是首批试点之一,投放了7000辆公共自行车,截至目前覆盖北京多个辖区。

这个实验在现实中得到了验证,共享单车被破坏、私占的现象屡见不鲜,甚至演变出共享单车“坟场”。哈啰单车公关总监王帆表示,运维成本和社会成本是共享单车难以盈利的原因之一,“通过智慧运营不断降低运维成本,目前哈啰已经实现超过半数的运营城市盈利,整体运营处于微亏的状态。”

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每天能被骑行多少次?北京市交通委7月底发布的《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19年上半年运营管理监督情况的公示》(以下简称《公示》)给出了答案,2019年上半年全市日均骑行量为160.4万次,周转率为1.1次/辆。

通过对比发现共享单车日周转率低于公共自行车。

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分院院长赵一新认为,无论公共自行车还是共享单车,从根本上说都是为了倡导人们绿色出行, 石家庄seo,都应当提倡,未来将形成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共存、并行、互补、融合的状态。

张建波说早在2011年就进行过“无桩停车”的相关构想,但考虑到后期运维成本的不可控性,并没有投入实施。直至2017年上半年,随着共享单车无桩停放的模式出现,他们也曾做过一个小范围的实验:在一个区域参照共享单车模式投放了200多辆自行车,自然运转7天后,有十几辆车丢失了,另有十几辆车依据系统上显示的定位去寻找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

集体涨价、投放减量,共享单车用户规模下降

其实,两者的博弈始于2016年,彼时,共享单车异军突起。据财新网不完全统计,2016~2017年间,各类共享单车企业在全国投放的单车数量达到数百万,而北上广深这类一线城市的单车投放量均超过50万辆。

北京市东城区城市管理委员会(交通委员会)停车管理科科长郭风林记得,“2017年是共享单车投放高峰期,开会时来了12家共享单车企业,酷奇单车、七彩单车、小马单车……现在就剩5家了。”

以北京市为例,骑行公共自行车1小时内免费,之后每小时加收1元,这样的价格维持了7年之久。同样是1元钱,青桔单车、哈啰单车只能骑15分钟。骑行1小时,各品牌共享单车的价格在1元到4元不等。10月9日起,美团单车(即摩拜单车)北京地区全部车型执行新的计费规则,30分钟之内收取1.5元,超出30分钟,每30分钟收费1.5元。

相较于共享单车这个新生事物,早在2008年,杭州市就率先构建了公共自行车系统。“公共自行车始终保有固定用户群,不太会使用手机的中老年人,单位、家门口有停车桩的上班族”。郭风林认为,公共自行车与共享单车可以实现互补,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。

各地政府也在给共享单车“立规矩”。比如北京市多区试点或启用了电子围栏,共享单车须停入电子围栏中才能终止租车计费,扣除违规停放者账户内的信用积分;深圳出台《信用办法》,对企业信用状况进行评估,建立失信名单;上海编制了25项考核指标管理共享单车。

资料图:共享单车。刘占昆 摄

“此前,租赁公共自行车要开通北京市政交通一卡通相关业务,手续繁琐;有时候停车桩满了,市民干着急没地方还车,造成了不便。”郭风林也表示公共自行车有一些弊端。

对此,姚歆表示, 石家庄网站优化公司,“共享单车良好的骑行体验感、停取的便利性,是公共自行车无法满足的。”

共享单车“降温” 公共自行车“回暖”?

亿家SEO整理转载于网络。

文章采编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联系小编立即删除。

相关文章
  • 石家庄出新方案了!鼓励政府与垃圾分类专业公司合作、区域共建共享焚烧处理设施……

    石家庄出新方案了!鼓励政府与垃圾分类专业公司合作、区域共建共享焚

    2019-07-02 16:28